高考边缘的垃圾写手

© 骆一锅
Powered by LOFTER

碎碎念

真实的英语分数出来后,发现作文扣了二十一分。
如果我的小作文是正常分数的话,也就是说大作文真的拿了全浙江省平均分的九分。那么,很光荣。

可是那些作文扣了四十五分左右(满分四十)还要负扣分的人可能没办法像我一样,认为自己“很光荣”。不过,他们至少有资格说出我想说而没有资格说的话:
“可以让我知道是哪些地方扣了分吗?”

这一次的“加权赋分”已经让我丧失大部分对考试院的信任了。又怎么能证明这一次的分数就是真的呢?

很寂寞吗?
所谓委身于我,青江大概要因为技不如人哭出来了吧。

【审龟】审神者!绝赞出走中(3)

放飞流,文笔掉线

3

 

 

“好,主人大人。”龟甲贞宗说,“请您务必随心所欲地使用我。”

他说得一本正经,审神者听到的却不是那么一回事——倒不如说近侍大人的每一句话都是某种暗示,导致现在审神者无论听到什么,都极尽所能地往“那方面”想象。如果换成压切长谷部招牌式的“尽随主愿”,就不会如此般地引人遐思,审神者暗暗作出比较。

大概是因为,龟甲贞宗就是龟甲贞宗吧。

“主人大人?”衣着整齐的打刀青年微微睁大眼睛,露出了小动物一般的表情。

“唔……?啊、啊那个!你现在还没吃饭吧……我们先去吃点东西,你再陪我去万屋采买,怎么样?”

“是!“龟甲贞宗笑了起来,颇为犬系的...

【审龟】审神者!绝赞出走中(2)

*鹤一期内容预警

 

(2)

“主殿,“一期一振笑了起来,神色却不似他面对弟弟时的温柔和蔼,而是介于龟甲贞宗的正直和鹤丸国永的天真无邪之间。他穿着出阵服,手拿着刀,”您看,这振刀如何?“

一期一振抬手。刀鞘大体上是白色的,纤细亮眼,与一期一振配于腰侧的本体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“很……很漂亮……“审神者知情识趣地慌了起来,努力向后退——屁股在椅子上向后挪动,然后意识到自己无法动弹。

哦,被绑起来了。

”可……可这不是鹤丸国永的刀吗?!怎么会在一期哥手里???“

浓墨重彩的笑容加深了:“哦?主殿,您真的认为,这样的刀剑,能如您笔下那样,拥有那么惊人的尺寸吗?我倒是觉得未必。...

【土方组】外来者(上)

*有大量石青


学校里新来了一位历史教员。富有书卷气息的男人,仿佛有人临时把一个扮演书生的演员从历史剧中拉到了学校上课,却配了竹刀,活像一场盛大而古怪的cosplay。

“我叫歌仙兼定,风雅的文士,”他是这么介绍自己的,“兼任剑道部指导老师,无论是关于书本的知识抑或是文人之道,我都愿与诸位分享见解。”

在这样一个学校,关心书本和升学率的人只怕不多,“武士道”却颇受欢迎。起初他每天都要接受几次来自校内校外小混混的挑战,即便仅有少数人有闲心向他作出了提前说明,并且一对一的“手合”次数寥寥无几,他也并不生气。后来大概是发现这位老师的战斗力实在超乎常...

[土方组联文]今天的和泉守,尚未成年。


未成年的兼先生,总想做点18only的事情。
清澜的联文。

后排座上的和泉守兼定将头枕在不动行光的大腿上,睡的人事不知;不动行光则打着嗝,介于呕吐和失去意识这两种醉法之间;副驾座的日本号保持着相对的清醒,却沦陷于不可自拔的神秘微笑之中。次郎听闻自己醉最后还可被算作风雅,而今却对车中另外三个醉鬼无比头疼。
“大哥该不会也经常是这样的心情吧……”次郎想着,感
到一丝心虚。他看了看沉浸在欢乐之中的日本号,斟酌着打开了车载导航。一时间酒嗝声、鼾声和梦话与毫无起伏波澜的导航女声混杂在一起,还夹杂着日本号时不时突如其来的大笑,热闹非凡。
任劳任怨的酒吧老板美丽次郎感到一阵恶寒。
“我说,”次郎没敢看日本号,“你...

【鹤一期】最后AI的的墓志铭 1

00


"我们把他埋藏在这里,作为我们存在过的证明。他将被付予流逝的时间,等待本星球的下一个高级文明将他唤醒。届时他将向他们展示亿万年前的山河荣光,文明所能企及的巅顶,以及,世界对我们的教训。

直至宇宙停止膨胀,世界冷却静息。


——最后AI的墓志铭


鹤丸 国永"



01


我们花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来破译"鹤丸国永":二十年流传下来的神话传奇,沉睡的机械人形,据称是神或者是这颗蓝色星球的上一个高等文明的遗留产物。而明天,最后的工作将被完成,这个仍在呼吸且拥有恒定37.8摄氏度的人形即将出现在公众之前,为我们带来上...